有时候她会很像莫嘉娜。面对亚瑟的莫嘉娜算不上是个传统优秀的姐姐。可她是姐姐,这无关我们是否有血缘,当她在我喊姐姐时投来专注的一瞥,我就应该爱她。

被考试杀死x2

希望我俩离考砸都远远的!(说着抱住了佛jio)

眼镜坏掉了QAQ接下来在学校的日子我将从“黑框宅男”退化成“独眼-黑框宅男”。
要不搞个眼罩假装一下我是在cos黑金木吧(。

来啊!互相伤害啊!
我很快就要拔光叶归鹤的毛去烤了他(在梦里)

盘?宝贝鹅我可以盘你吗(手动狗头)

孩子这是在哪看的梗啊我之前都不知道😂哎老了老了。

我痛恨我所表现出的一切可以被称之为想念的东西。

只有星光和月亮足够遥远,它们掉下尘屑来,漫卷的微光掩埋了我的呼吸。

太过分了,大晚上的。

我就知道这家伙还在因为我下午说要把他做蜜汁烤鸡的事情生气报复呢。呵,藏剑.jpg

策藏沙雕日常系列。每个男孩子都知道飞来横球的故事🙃

而我现在还记得那个惹哭我的男生是哪个班的。

我像揣着一只毛栗子的空壳,小心翼翼捧它在怀里。当我意欲靠近时,便记起了被扎伤的苦痛,于是在外围垂着眼徘徊;可我尚不舍得把它丢弃,因我曾对它如此珍惜。我只好离远一点观望着,反复避过那些扎得我疼的硬刺去抚摸熟知的一点柔软,任由那些鲜血淋漓的难平意在很冷的空气里慢慢沉寂下去。
她问我,你为什么抱着干枯的死物。
那里曾有东西。被生生地扯去,已经空得灌满了冷风。

好啦,我很确定我又掉进了北极圈。可能这次只有我一个人会吃的cp。

叔虫为什么不能是攻!pbppp为什么没人喜欢!叔虫也很酷啊!!

一丛灌木。

一个爱好冷cp,常年在南极蹲着看企鹅的军爷。爬墙狂魔。
本体男。是个黑框死宅。



“您的好友「灌木君」在 自习室 被「概率论与数理统计」 残忍地杀害了。”

© 一丛灌木。 / Powered by LOFTER